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可是

2020-12-18 00:12

对于“未批先征”的土地征收协议,庐江县国土资源局相关工作人员坦言,“在未获得批准的情况下,当地镇政府与村民组签订的协议,是不能生效的,从法律的角度说,被征收的土地其性质目前依然是集体所有性质。”

随后,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庐江县国土资源局。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按照要求,农村集体土地征收征用需得到省级人民政府的批准,并报国务院备案,然后才能开始征收,并需要经过征收土地方案公告、制定征地补偿、安置方案、公告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并组织实施等环节。

“既然土地征用未获得批准就不能开工建设,为何却能当做渣土填埋场呢?”许友为介绍,随后,村民们就此事向当地镇政府讨要说法,并试图阻止渣土车继续倾倒渣土,但均无果而终。

据村民介绍,动员村民签字同意时,镇政府相关负责人曾明确表示,征地的目的是为了引进一家大型乳业企业,以发展当地经济。许多村民担心耕地被征用后将面临就业问题,相关负责人当时信誓旦旦地表示,一旦企业入驻,就会带动当地就业,届时,村民将可以在家门口打工挣钱。

未经批准,百余亩农田就被镇政府以招商开发的名义先行征收,可是,3年多过去了,土地不仅未得到开发利用,反而被当做了渣土填埋场,堆满了渣土和建筑垃圾。昨天是6月25日,第23个“全国土地日”。当天,记者一行来到庐江县庐城镇,针对当地村民反映的一起违规征地事件进行了调查。

近日,多位庐江县庐城镇申山村的村民向本报投诉称,2010年4月前后,当地庐城镇政府陆续与该镇申山村夏庄、钱庄两个村民组签订征地协议,征得了两个村民组合计100多亩的耕地。

当地村民向记者提供的两份征地协议显示,协议甲方均是庐城镇政府,乙方则分别是夏庄和钱庄两个村民组,协议签订时间在2010年4月前后。根据协议,庐城镇政府以每亩水田2.38万元征地价格征收上述土地。

今年70岁的许友为,是当地夏庄村土生土长的农民,看着自己昔日日夜耕种的农田变成了渣土场,老人连呼“心痛不已”。“当初征地说是为了招商,现在却成了抛荒!早知道是现在这个样子,当初,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签字的。”

至于在土地上填埋渣土,该工作人员介绍,由于上述征收的土地地势较低,“其实,正好也需要渣土填埋,于是,政府就决定将那块地作为渣土填埋场。”

昨天上午,记者一行来到庐江县庐城镇申山村。在村民的指引下,记者看到,该村口旁边是一大片被杂草和树丛包围着的荒地,一眼望去,尽是渣土堆积成的土坡,仿佛连绵的山丘似的。部分渣土堆中还布满了碎砖、瓦片等建筑垃圾。

据介绍,这片土地原来是当地夏庄、钱庄两个村民组耕地,其中,属于夏庄村民组的有61.4亩,属于钱庄村民组的有42.6亩,合计达104亩地。

此后,村民们便满心期待着土地被开发利用。可是,土地却一天天变得杂草丛生,日渐荒芜了。其间,有村民就土地迟迟不被开发一事询问当地镇政府,但得到的回应是,因为没有上级部门的批准,预定的招商项目暂时不能动工,一旦条件具备,就会立即开工。

究竟是什么样的申请未获批准?有村民很快就通过打听得知,当初,镇政府征地就是属于“未批先征”,即在未获得征地许可情况下,就预先从村民手中拿走了土地。2012年9月底,在土地放荒两年多后,村民没有等来土地开发开工的消息,却等来了渣土车彻夜的轰鸣声。“从晚上八九点一直到天亮,渣土车就连夜响个不停地倾倒渣土。”许友为告诉记者。

征地是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做出的决策?为何又任其荒废?这些荒地未来如何处理?……在采访中,记者尝试从多方解开这些疑惑的答案,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有关方面的正面回应。

对于村民所说的“未批先征”,庐城镇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,对申山村百余亩土地的征收确实还未获得省政府的批准。“按照政策要求,确实是应该先获得批准,然后再进行征收,但报批是需要一个过程的,在报批的同时先从农民手里征收土地,也就是预征,可以在得到批准后,就尽快动工开发,这也是一个通行的做法。”

“开始,我们有很多人并不同意,镇政府就派人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,除了征地补偿,还说土地被征用后,引进的大企业会增强地方经济,促进村民就业。”当地村民介绍,协议签订后不久,当地政府就按协议支付了约定的征地补偿费用。村民也按照协议,将土地交给了政府。

可是,时至今日,3年多过去了,被政府征收的百余亩土地不仅未得到开发利用,反而被当做了渣土填埋场,堆满了渣土和建筑垃圾。